新闻


《良友》画报体育图片中的集体运动
 
 
 
文\朱登峰
 
    2012年,是“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题词发表60周年。时下,当我们的奥运精英在伦敦摘金夺银,而国民的体质却时常处于亚健康时;我们由此对于“举国体制”的存在意义也又了更深入地思考。
 
    如今,回看历史,不难察觉,我们今日对于“体育”的理解似乎仍难及几十年前。而从民国时期的《良友画报》来看,对于“体育”的理解似乎颇为深刻。她对于八十年前的全民运动状态,以及体育运动的大众性和平民性的关注则令人颇为吃惊。
 
     一份杂志,需要“爱”,更需要“梦”的支撑。创刊于1926年的《良友》画报比美国《生活》杂志早诞生了十多年,正是这份以图片为主的杂志开启了画报类杂志的先锋。今日,当我们再次翻开《良友》画报,曾经的大众运动的普及令人吃惊。当面对时间的流逝之“远”,与那些跨越时空而存在的风尚之先的“近”时,观者会被图片中八十年前的朝气蓬勃和青春洋溢所撼动,那强健的体魄与拼搏的身姿分明透露的是当年国人的理想与胸襟。
 
  众所周知,奥运会强调“更快,更高,更强”,强调着胜利者胸前骄傲的金牌,聚焦失利者痛惜的泪水,但七十余年前,写于影星黎莉莉的运动相片下的运动目标却是如此定义的:“锦标的作用是提倡体育,但是体育最终的目的绝不是锦标。在运动竞技的广场上,胜利者不必喜,失败者不必悲,他们同样是演员,扮演在广大的民众面前,告诉他们体育的意义是在身体的健康。我们不需要什么体育皇后,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健全的国民,哪怕他是竞赛场中最莫大的一个。每一个运动员都应该牢记:运动的最终目的,是在有健全的身体,来为全人类的幸福贡献最伟大的工作,而不是一把金戈,或是一面肃旗。”
 
  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妇女解放运动气氛有关,当年的《良友》有40%的女子体育内容,介绍了一大批新兴体育,回力球、板球、攀岩、马术、女子足球、花样游泳等等,关注儿童体育,也报道平民的体育生活,关注的是体育运动的大众性和平民性。当我们回首这些早已泛黄的图片,我们更应该把敬意献给那些图片中无数参与运动的普普通通的先人们,因为任何民族的强大从来都不是归于少数精英的星光灿烂,而是普通国民的强健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