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突如其來的盧溝橋事變

 

良友画报,新闻
 

七月八日晨一時,駐紮豐台的日本軍隊,忽藉口在盧溝橋演習時走失日兵一名,強要開入宛平縣城搜查,因受我方拒絕,日軍遂無理向我駐在該城的守軍開炮百餘發挑釁,我軍死傷頗多。繼且進襲我廿九軍駐地,我軍因自衛起見,不得已遂開槍回擊。戰事延至當日深夜才暫行停止。按盧溝橋在北平廣安門西三十餘里的宛平縣境內,橫跨永定河上,扼平漢路的要衝,與豐台同為北平之重要屏障,自日軍在豐台駐紮后,盧溝橋地位益形重要。日軍蓄意強佔盧溝橋,已是必然之事,蓋盧溝橋喪失,北平則失卻了重要的屏障——此事證之於當晚日軍派出今井、和知二外交使者至北平威脅秦德純要求盧溝橋我軍撤退一事看來,就可明瞭,但日方的無理要求終為秦德純所拒絕。至九日晨四時,日方代表再與我方代表晤商,結果約定雙方同時撤兵,盧溝橋宛平縣治安,暫由石友三部保安隊接防。但當日上午我方駐軍撤退後,日軍又藉尚有陣亡日軍尸首兩具未尋獲,仍留大部士兵佔據宛平車站,逗留不去。幷於午前八時,午後一時兩次向我軍攻擊,故初步的和平辦法又為日軍所撕毀。至是,日軍蓄意蓄意向我挑釁的暴行,更為明顯;我廿九軍將士,本喜峰口守土抗敵的一貫精神,表示“願與盧溝橋共存亡”,并謂“盧溝橋為吾人之墳墓”。總之,士氣極為激昂。而當時謫居樂陵原里的宋哲元將軍,也遄回天津,謀與日方再度洽商,作最後之折衝,和平空氣乃一度出現。惟日軍侵略盧溝橋,志在必得,故一再背信;同時復從東北調動大軍入關,源源西開,造成包圍北平之嚴重形勢,接著作戰的範圍,也日漸擴展,北平近郊,豐台南之黃土坡,以至於大井村,五里店等地,日軍又不斷的進襲。日方飛機也同時出動,飛翔於天津、盧溝橋等地偵查示威。綜觀日軍行動,華北戰事似有擴大之可能;我方本守土衛國之主旨,如敵方一再進襲,也只有堅決抗戰而已,不過中央當局與華北當局,在極嚴重的局面之下,仍表示和平尚未絕望,意在促使日方之猛醒。【《良友》畫報第130期】

在一般的歷史認知中,盧溝橋事變發生在1937年7月7日,而《良友》畫報的報導則顯示事變發生的準確時間是7月8日凌晨一點。客觀而言,中日戰爭中,雙方的實力極為懸殊,這也造成了中國政府當局與社會各方對抗日戰爭執行方式的認知歧異。比如這位宋哲元將軍,在危急時刻,仍在努力於和平的斡旋,希望避免一場戰事。當時的人們雖已感到大戰的不可避免,但是大戰以何為導火索,卻完全是歷史的偶然性所決定的了。這種交錯的歷史必然與偶然,從現在看來,時人對於戰爭的局面,似乎有些樂觀,以為對一意孤行的日寇還有公理戰勝、世界和平的奢望,以至於竟想像著“日方之猛醒”了。

編輯/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