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時代的音符——街頭藝術家

 

良友画报
 

/王小鵬

 

《良友》第一百零四期,一篇圖文並茂的文章很是吸引人的目光,題為《北平街頭藝術家》。此文記述了五類北平街頭的時興手工藝,分別是鬃人文武戲、昆蟲標本製作、皮影戲、奇中異解鎖、捏江米人。

 

良友畫報作為當時首屈一指的時興刊物,所記載的風物事件亦引領著當時的潮流與關注。這篇文章中提及的手工藝無庸置疑是當時時興的,並充填著普通民眾的閒暇時光。

 

照片雖然是黑白的,且泛著時光流逝的痕跡——古舊的朦黃色,但是片中的手工藝人神採樣貌清晰可辨,瓜皮小帽正正的帶在頭上、深淺縱橫的面紋顯露出生活留下的艱辛印記、身著粗簡厚重的棉襖,無論戴不戴眼鏡目光都是凝聚著的,或期盼地停駐在客人的臉上,或會神地注視著手中的物件。想必他們是貧窮的,社會地位也不會太高,但是良友畫報卻尊稱這樣一群社會底層的創作者為藝術家,這樣的見解與認識是超越時代的。

 

時至今日,我們透過《良友》的眼光與記載,回顧這樣一群人與物,他們確實配的上這樣一個稱謂,他們用生命凝結而出的藝術創作,更是一個逝去時代與獨特文化的代表。

 

老北京傳統手工藝折射了典型的市井文化,當時的帝都充斥著這樣兩種文化:宮廷文化與市井文化。前者為了體現皇家氣派與威嚴,表現形式繁縟、追求華美精緻;而後者貼近最底層民眾的生活,吸收了部分的宮廷文化,以更質樸的手法表現,比如鬃人文武戲正是吸取了京劇的元素所產生的趣味創作。老北京傳統手工藝雖然是市井文化的代表,但卻並非粗劣俗套,相反凝結了勞動人民的智慧,有趣又富有獨特的魅力,有些吸取了較多的宮廷文化,內容較為貼近生活,為大眾喜聞樂見,但是藝術呈現上精美細膩,充分地融匯展現了創作者的藝術張力。譬如文中所列舉的皮影戲,有一套經典的《大出殯》現藏於德國奧芬巴赫皮革博物館,陣勢龐大、做工精緻,僅是抬棺的就有110人,堪比《紅樓夢》中秦可卿出殯的陣仗。這樣的作品堪稱傳世佳作,而這樣的佳作並不少見,很多傳統手工藝中都有這樣的精罕之作,因為創作者實在是用生命體悟著自己賴以營生的工作,這一件一件物什承載了他們對生活的寄望,對快樂、美好的追求。

 

還記得《白手成家》中令三毛驚歎不已、欣喜若狂的石刻嗎?三毛是善於欣賞美的,並且能感知那些被常人忽略,卻承載著生命力的靈性與原始之美。

 

而讓她震驚地幾乎昏過去,得到後開心的一日都沒有吃飯,躺在地上不斷把玩的偉大的作品,卻是出自於撒哈拉沙漠最最普通的一個沙哈拉威人之手,這人甚至是個跛足的啞巴,這些無價之寶也是在墳場邊信手完成的。三毛感歎:“這麼粗糙感人而自然的創作,我一定要搶過來。”

 

百年回眸,這些曾經風靡一時的傳統手工藝大多已消失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時代變遷,人們的價值觀不斷轉變,功利之心急切,閒暇生活也被花花世界與紛繁刺激的娛樂方式充斥,那種樸質稚趣的藝術文化形式不再能吸引大眾的眼光,它們隨著時光一同靜靜地沉下,不是徹底逝去,只是等待著人們能夠以沉靜的心情發現它們,回想起屬於一個時代的記憶和美好。

 

【本文著作權歸作者所有,任何個人、機構、媒體不得擅自編輯、轉載、發表,或作其他用途,否則將追究其法律責任,如需使用請聯絡上海良友圖書公司編輯部或著作權個人。】

                                                                  

 

編輯:易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