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奇服曠世——老上海服飾時裝變遷

 


 
民國以後上海女子服飾隨著新式女子教育的蓬勃發展應運而生,首先大行其道的是一種名為“文明學生裝”的女子服飾。
 
1927年5月,上海某女子學堂校舍落成典禮上,一群表演中式拳操的女中學生個個穿著貼身的中袖白布衫,下著莊重典雅剛過膝蓋的黑布裙褲,顯得簡潔明快、精神煥發,充滿了運動的活力。這便是西方時尚影響女子服飾的一瞥。事實上,在上海這個繁華的都市中,女子服飾尤其是時裝潮流對女性生活產生了至為深刻的影響。上海最著名的鴻翔公司曾在1930年代拍過一段有關時裝表演的電影新聞。首先由端莊典雅的女模特兒身穿夜禮服出場表演。這種做工精細的曳地長裙,與當時歐美流行的款式幾乎同出一門。然後她又手捧鮮花身披潔白的西洋婚紗出場,通過緩慢地轉動自己的身子來展示其迷人的風采。
 
人們常說,當年巴黎流行的時裝樣式不出3個月准會在上海流行,這件上海的時裝流行風尚已經和歐美充分對接。1929年底,當榮獲第二屆奧斯卡獎影後桂冠的美國影星瑪麗·壁克馥偕其丈夫範朋克作環球旅行來到上海,與前來歡迎的中國影星蝴蝶、張織雲等聚會時,中國女影星個個身穿時髦的大衣,服飾之華麗、款式之新穎,絲毫不亞於美國同行,上海時裝業之發達由此可見一斑。
 
不過,要論民國時期上海時裝的經典之作非旗袍莫屬,它是中西服飾文化交匯融合的產物。起初,滿族婦女所穿的旗袍只是一件圓領大袖、直上直下沒有任何曲線的寬鬆長袍而已,談不上什麼時尚。在獨具慧眼的上海時裝設計師那裏,傳統的滿族旗袍在充分借鑒歐美女裝長於表現女性曲線美的優點和西洋立體剪裁工藝,將其逐步改造成為收腰合身的新式旗袍。
 
新式旗袍一經問世,便得到了時尚女性的至愛,可以說,新式旗袍極大改變了中國女性的形象。無論是當紅的電影女明星還是歸國的海外女華僑,都一樣以穿著旗袍為榮。紅極一時的明星阮玲玉在影片《神女》中就身穿各種樣式的旗袍,顧盼生姿、風情萬種,盡展女性的風韻。
 
在世界服裝舞臺上,旗袍以其結構簡單造型優美最易凸顯女性人體曲線美的特點,屢獲中外人士的好評與喜愛。1946年9月25日,宋美齡前往今日瑞金賓館出席一場慰問美方婦女與兒童的招待會。當她與馬歇爾夫人、上海市吳國楨市長夫人三人一起並肩步入位於大草坪上的會場時,立刻引起了在場的新聞記者與美方婦女的驚訝與關注。原來不僅她與市長夫人,連馬歇爾夫人也一樣穿上了中式旗袍。這可能是海外名人穿中式旗袍的最早實例。
 
當旗袍以壓倒一切的氣勢風靡整個上海灘時,代表時尚新潮的女性運動服與職業裝也正悄然興起。隨著現代女子教育與新式體育運動的引進與推廣,上海女青年身穿運動服的健美身影開始出現在電影鏡頭之中。在1935年的外灘公園草坪上,我看到有位女青年正在打羽毛球,她身穿黑色短袖T恤,其式樣之新穎時尚即使放在今年的夏天也絲毫不顯落伍。
 
在所有的女子運動服中最驚世駭俗的部分無疑當屬泳裝。在1946年夏天一場以救濟湖南省水災為名而舉辦的游泳表演會上,參加表演的女子人數眾多,既有像楊秀瓊這樣的老牌游泳名將(她早在1935年全運會上就獲得了美人魚的稱號),也有一批戴眼鏡剪短髮的女大學生。她們均身穿上下一體的深色泳衣,其特點是只露後背不露前胸,顯得樸實無華。另外還有一群金髮碧眼的歐美外僑女子,她們的穿著最大膽泳裝最暴露。在比基尼尚未問世的當時,她們已敢身穿上下分成兩截、色彩鮮豔亮麗的泳裝,可謂是引領時尚的新潮流。
 
當少數新潮女子開始成為以白領為主的職業女性時,個別特殊行業也隨之有了自己特定的女性職業服裝,其中最引人注目的當屬航空小姐的制服。譬如二十世紀40年代空中女郎(即航空小姐)所穿的漂亮制服,她們頭戴船形橄欖帽,身穿上衣下裙式樣一致的西式套裝,顯得那樣美觀而時尚,得體又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