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民国第一女少将, 曾是良友封面女郎?

 


 

文/陈婷婷

民国屈指可数的少将、陈毅曾经的爱人胡兰畦,她的往事并没未因她的去世而被淹没,近日反而传播更广,是因为她的美貌、她的传奇、她与良友的结缘吗?

关于胡兰畦做封面女郎的说法有三种,比较多的是“她曾以时尚俏女郎登上过《良友》画报的封面”,其次是“她曾上过《妇女》杂志的封面”,再次是两者皆有:“她的相片曾被三十年代颇有影响的《妇女》《良友》杂志做过封面……”

其实,考证原文,胡兰畦女士做过封面女郎的记载,在《胡兰畦回忆录》中出现了两处,一处是秦玉琴写的《再版序》中说到:“她的像片,还曾被三十年代颇有影响的《妇女》杂志作过封面。” 第二处是胡兰畦的口述,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胡兰畦被德共中国语言组柏林小组无辜开除出党,追索此事的因由时,胡兰畦回忆说:“自然,我陪同宋先生(按,指宋庆龄)回国,虽然事先征得了小组同意,但后来国内的《申报》《大公报》等许多报刊都因我陪同宋先生回国而大吹了一通,《良友》画报还用我的像作为刊物的封面,这就更触动了他们的神经。”

我们先验证一下流传最广泛的胡兰畦是《良友》封面女郎是否属实。《胡兰畦回忆录》中记载,1931年7月,她陪宋庆龄先生回国奔母丧,8月到达上海,“九•一八”事变后一个月,返回德国。也就是说,在1931年8月至回德前,因为宋庆龄与胡兰畦关系亲密,《良友》画报认为胡兰畦是具有典范意义的社会名媛,因而选她为封面女郎,并请专业摄影师为她摄制照片。但是《良友》画报1931年7月后的封面女郎分别是左肇芬、郭秀仪、谢芳子、吴美春、陈琼芳、余慧娴,其中并没有胡兰畦。那么,有两种可能,一、胡兰畦从来没有上过《良友》画报封面,上的是其他杂志的封面,只是因为《良友》是民国时期影响力最大的画报,良友封面女郎更是赢得社会各界公的名媛,胡兰畦深为惦念,因而老年时致错记成年轻时曾上过《良友》封面;二、胡兰畦记忆中的登上《良友》画报封面的时间是错误的,又因良友封面女郎中从未出现胡兰畦的名字,那么她可能是《良友》中某个无名的封面女郎。

“一•二八”事变后,因受战事影响,1932年5月良友才刊出第65期,核对1932年的良友封面女郎,则第70期的无名封面女郎相貌与胡兰畦略接近,但仍无法确定即为胡本人。良友封面女郎的照片都是在摄制后由着色师上色的,《胡兰畦回忆录》中选登的胡兰畦年轻时的照片,脸部线条都较硬,但是,近观这两种照片,可以发现,两者的脸部轮廓、眼睛(眼珠、双眼皮)、鼻子、嘴唇的形状均由相似之处。如果胡兰畦确实是良友封面女郎的话,那么是第70期封面女郎的可能性最大,如此,胡兰畦记忆中的1931年该是1932年,1931年回国期间只是与良友合作好封面女郎前事,因为1931年10月她去德国后,至1935年才回国。缘何1932年才刊出?可能是1931年全年的封面女郎已排满,1932年初“一•二八”事变影响了良友的正常出版,于是10月才刊出胡兰畦的封面照,又因胡兰畦曾遭蒋介石驱逐,出于政治方面考虑,所以未写出其姓名。

再考证秦玉琴所说的,胡兰畦曾登上20世纪30年代颇有影响的《妇女》杂志。从名字来看,与上海印书馆创办的《妇女》杂志完全符合,从时间上来说,《妇女》杂志出至1931年12月第17卷第12号,1932因 “一•二八”停刊。按胡兰畦回忆的时间来说,她出现在《妇女》杂志的封面是可能的。

此外,胡兰畦曾在《妇女生活》《玲珑》内文中出现,《玲珑》1935年第5卷第6期登出《革命伟人胡兰畦的一段艳史》,《妇女生活》 1939年第11-12期,刊登寄洪《访胡兰畦女士(两年来的劳动妇女战地服务团)》 一文。20世纪30年代,《玲珑》确实是颇有影响力的,但胡兰畦一文的内容颇有猎艳倾向,不该是为封面女郎所撰写的文字。而《胡兰畦回忆录》中曾两处着重提到与《妇女生活》的合作,一是在筹备上海妇女慰劳会时,《妇女生活》联络了一批女教员、女学生、女画家、女演员开座谈会,为上海慰劳会的成立造势;二是她的著作《在德国女牢中》一书在《妇女生活》上连载,后因战事而停顿。从两处文字可以看出,胡兰畦与《妇女生活》及其主编沈兹九过从甚密。如果,胡兰畦登上《良友》《妇女》杂志封面的结论都不成立,那么,最大的可能是,胡兰畦登上了沈兹九主编的《妇女生活》,则秦玉琴在《再版序》中的记述得到了应证。

且不论胡兰畦是否曾为《妇女》杂志和《妇女生活》的封面女郎,从时间论,“一•二八”事变后,胡兰畦因故被开除出党,其理由她认为是她陪同宋庆龄回国一事被大肆渲染,而且《良友》画报专以她作了封面。按,1931年7月,宋庆龄从德国柏林返回,则在时间的关联上,《良友》画报将胡兰畦的照片推迟至次年10月份方才刊登,似不合媒体运作的情理。而且,《良友》画报第70期的这张封面与现存胡兰畦旧影相比照也只是疑似关系,至于是否真的是胡兰畦,则有待新的史料出现和胡兰畦的亲朋友好再加辨认了。

参考文献

 《胡兰畦回忆录1901-1994》,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5月第1版。

【著作權歸所有,任何個人、機構、媒體不得擅自編輯、轉載、發表,或作其他用途,否則將追究其法律責任,如需使用請聯絡上海良友圖書公司編輯部或著作權個人。】

编辑: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