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古剑:张秀亚与良友

文:古剑

张秀亚是台湾著名散文家、翻译家,作品入选中学与大学教材,有广泛的影响。我有一册台湾1977年初版的《中国当代十大散文家选集》,她排在榜首,初以为是以年齿排列,细翻之下,思果、徐钟佩、琦君都比她年纪大,却排在其后。实以成就排名的。

张秀亚早慧,中学时就在《益世报》和《国闻周报》发表诗作。16岁就出版小说《大龙河畔》。1936年,《大公报》文艺副刊主编萧干以新人推出,张秀亚益受关注。大学入辅仁大学,读中文系,一年后转入西语系。抗战时入蜀,任《益世报》副刊编辑。胜利还乡后任教辅仁大学,1948年张秀亚渡海迁台,先以诗获妇联会新诗首奖,次年出版第一本散文集《三色堇》,获文艺协会首届散文奖章。此后,任教静宜英专七载,辅仁大学复校后在大学部和研究所担任文艺课程十七年。她的散文多撷取身边的事物人情,写得多有情致,独具特色。其意深远,想象力丰富活泼,能捕捉生活中的真趣,从平凡中发掘真善美。张秀亚曾获台湾首届中山文艺奖,著译五六十种。

我与张秀亚有交接,是因上世纪八十年代任职《良友》,立意要“出土”两岸渐为人淡忘的老辈作家。地址是向苏雪林先生要来的。于是我写信向她约稿,并约好台湾文友前去访问她。她来信说:

古剑先生:

大札拜悉。甚感您盛意约稿,也深感苏雪林教授的推介,我定会将贵刊所需要的作者照片等寄来,请勿念。只是最近逢光辉的十月,比较忙碌而欣奋也。

不知何时截稿?另外,可否请惠寄一本刋有苏雪林教授和林海音女士介绍文字的贵刊一读,略知照片安排,即从速加洗寄上?

谢谢。祝好

张秀亚七十五年(即公元一九八六年)十月廿三日

因天气乍寒还暖,略感不适,大函迟覆数日,祈谅,此刻又要外出,草草不恭,改时当从容聆教也。又及然而久久未见消息,我情急之下,请台湾友人搜集已刊出的访问稿,综合成文(这位朋友正好又是搞文学史料的),终于在1987年五月号刊发了。后来才从张秀亚给香港儿童文学家何紫的信知悉:“因去岁仓促来美,未能将该篇访问记所需照片寄出,等了三周,也未见来访问的那位文友到来,乃匆匆就道”。到了美国还买到了刊有关于她的《良友》五月号。

何紫因自办了山边出版社,得知我与张秀亚有联系,想出版她的文集,跟我要了地址向她邀约。后来何紫把张秀亚的覆信复印件给我。今录其要者如下:

何紫先生:

……

关于贵社拟出版我作品精选集事,多谢盛意。为了不好开版税“百分之五”的先例,不知您可否再加斟酌?因此例一开,我再出版其它的书籍就不好保持数十年来版税百分之十以及更多的旧章了,实非得已,当蒙见谅。能否再加考虑,以减少作者的困难?成或不成均请惠告。谢谢。

至于稿件,我回到台北家中,将旧作汇齐,会尽速挑选自己喜欢的作品寄上。记得您上次函中说过字数以五万字为宜,所以不会耽搁太久,封面及印刷,贵社一定会使之精美已极。

《良友画刊》执行编辑古剑先生原是你的好友,请见到时代我谢谢他。五月号该刋,我已在此(L.A )买到一本,印得极美,编得极好,详细披阅,原来就是我学生时代读的《良友画刊》的赓续。我因去岁仓促来美,未能将该篇访问记所需照片寄出,等了三周,也未见来访问的那位文友到来,乃匆匆就道。每一思及,辄为之耿耿。今见到这篇写得精简而美好的访问记,及我的一些照片,深佩古编辑及访问者的搜集、编写之才能,有张照片,连我自己也没有,可见他/她们为了这篇访问稿费了多少时间精神,千祈代我谢谢。

……

张秀亚,七十六年(1987)六月八日

读此信两个月后,才收到她从美返台时寄来的信:

古剑先生:

承惠寄五月号贵刊二册,已拜收,编得优美,印刷精致,甚以为谢。

贵刊在我读中学时,即我日常购读之精美纯正画刊,今有幸得蒙以巨大篇幅印出小照于其中,曷胜欣幸;叙及我写作历程之文字,亦复简洁优美,对先生等编、写、策划之大才,尤深钦佩。

自美回国数周,琐事猬集,匆匆致谢并祝福。 张秀亚拜上

七十六年八月十四日

张秀亚教授离世匆匆十一年矣,《良友画刊》也消失于香港;今漫记旧事,或可为文坛留一痕爪耳。

(题签:罗韬)

◎古剑,香港资深文学编辑,现居珠海。

来源:南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