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伟大的沉默
 
 
    19356月,在《良友》画报第106期上刊载了新文学名家郁达夫的“伟大的沉默”一文。他在文章中这样写到,“后来看到了拿破仑的半身照相,额上斜披着一簇短发,目光炯炯,嘴角下挂,好像是滑铁卢失败之后照的样子;看了这张照相,我就想起了“伟大的沉默”那几个字。”
 
    提及这一题目,则颇有些掌故。起因则是当年在日期间,他受到了一位日本老师对于中国侮辱而产生的刺激,激起了愤怒,因而用沉默相对应。遂即声名大造,被人冠以“伟大的沉默”这一绰号。
 
    在随后行文中,他更是提及了献身的耶稣、沉思中的莎士比亚、创造民国的孙中山及驻守边疆的战士,对于此种“伟大的沉默”进行了一番赞美。
 
    提及“沉默”一词,本是中性,而在国人中间,则多赋以褒义。犹在修饰人时,则更多了几分夸奖的意味。“雄辩是银,沉默是金”诸如此类……,而众所周知,郁达夫性格腼腆,沉默少言。在此文中将自己与诸多名人相提并论难道只是为了太高自己,只为赞美这“伟大的沉默”的力量?
 
    显然不是,这篇文章并非科普,也非介绍。在看似对自己及这些伟大人物的“伟大的沉默”夸奖了一番后,他笔锋一转,随即批判起了当时所谓的“伟大”的沉默。“沉默原本不是坏事,但不说话的死人的沉默,看了却有点可怕。”他写到。
 
    而此处的沉默,似乎别有意味。1935年,于内,文化界白色恐怖,噤言噤声,人人以沉默应对;于外,“友邦“窥视,平津危急,华北放不下一张书桌。亡国灭种的噩梦似乎愈发临近了……
 
    “大风未起之先的海面原是沉默,变成了化石的庞贝古城,可也是沉默!”他感慨到。然而,在这样的环境中,“沉默”又有何用?这样的沉默又有何力量?沉默是所以蕴含着力量,乃是因为沉默后的一声怒吼。而若真的沉默久了,疲了,那么可能下一个“庞贝古城”就要是中国了。
 
    “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毁灭。”大先生鲁迅说的话似乎一直让人深思。而在当时,似乎文人们都已意识到了这点。然而这样的醒悟面对残酷的现实,又有似乎多少许无奈呢?似乎不得而知……
 
 
 
 
 
    “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鲁迅的话似乎犹在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