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良友小說閒話:王家棫短篇小說《成名以後》

文/胡新亮

傳統社會的潰爛以至於無可救藥是王家棫短篇《成名之後》所設置的時代背景,這種潰爛以小說家反諷戲謔的筆法具體到了沈姓的讀書人家,而由於潰爛導致的社會反常狀態落實在具體的個人的命運,便是一出含有不盡哀感的喜劇。

沈家的三位公子都是傳統社會的產兒,老大老二桂芳和桂芬,一心想著通過讀書求取功名,好光耀門楣,把傳統社會讀書人的唯一選擇一路走到底。而三公子桂馨卻像一個另類,他最不喜讀書,最後家中對他索性沒有了指盼,便由著他到市井中與一些潑皮無賴酒肉朋友廝混。這樣一個不可救藥的公子哥兒卻有著他享受自由的方式,他沒有禮教的約束,沒有讀書人的教條,沒有家長制的鎮服,甚是可以說,他有著平民主義的“先進意識”。

然而,桂馨的不爭氣還是連累了剛剛過門不久的老婆,兩位長嫂有意無意的奚落刁難使得這位新媳婦兒感覺到在家中的無地位,因而處處抬不起頭來。閨門中的女子總要指望著自己的男人才能硬起腰杆,她下定決心,即使賣掉自己的首飾嫁妝,也要讓桂馨捐個監生參加鄉試。就這樣,老婆的慫恿之下,桂馨硬著頭皮跟著哥哥們到了南京應鄉試。

桂馨本無意功名,自以為也不是個讀書料,便以耍一會子作為應試的要義。考場上,桂馨無心答卷,他拿了自己事先準備好的鍋盆和食料為同號的考生做飯,而有了嘴上保障的考生們畢竟受人之惠心有所不忍,每場也用狗屁不通的舊文為桂馨搪塞了一份答卷。本來,桂馨的答卷一無是處,還歪解了考題,實在是有悖于聖人的教訓。而當這樣的試卷進入了主考官們閱卷的流程中之後,竟然發生了戲劇性的轉折。因為酒桌上的言辭爭鋒,更是出於同鄉的臉面,主考官大人一怒之下為桂馨重擬了考卷,於是,兄弟三人,唯有桂馨高中。

突如其來的喜事令沈家上下莫名其妙,以至於沈老相公直以為是鬼神的幫忙。而桂馨呢,卻完全沒有想到中舉之後自己身份的變化,已經讓他曾經的生活完全改變。他被逼著做各種令人厭倦的應酬,什麽逢場作戲,什麽假意逢迎等等,總之,就像一個“戲子”。很快,桂馨感覺自己像是監獄里的囚徒似的。他被圈在家裡,每日裡迎來送往之後,只有“苦悶地回憶著過去的生活,夢想著外面的世界”。

一次,趁家人不在,桂馨換了過去的裝扮,來到曾經經常光顧的酒館,打算會會老朋友。然而,地位的差異隔開了老朋友的距離。他現在是一位“老爺”,也就是說,他現在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是要受著別人的尊敬的。一句“老爺”,足可以將稱兄道弟的情義一下抹去。

走出酒店的桂馨失望了,他剝離了原來的生活,又難以適應新的生活,這種錯位的人生怎能不痛苦呢?王家棫的這則短篇敲擊了官宦階級和知識階級的腐爛偽善,它又指向了一個人的命運的困局,這個人必須做出符合自己身份地位的選擇,然而他到底還是迷茫了。

【著作權歸所有,任何個人、機構、媒體不得擅自編輯、轉載、發表,或作其他用途,否則將追究其法律責任,如需使用請聯絡上海良友圖書公司編輯部或著作權個人。】

編輯: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