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专家看良友】从《良友》中看见

 

  
 
良友画报
 
良友画报
 

第一本的封面,是电影明星蝴蝶的照片,那是1926年的2月,《良友》的创刊号。《良友》在上海四川路上诞生的时候,美国的《生活》画报和苏联的《建设》画报都还没有出版。过了几年,封面上出现了宋子文夫人的照片,她很清秀,不比电影明星们漂亮,但她更婉约和富贵,没有女伶们脸上的逢迎之色。再后来,能看到蒋介石骑在白色的马上,他长着浙江人聪明的眉眼,和浙江男人的厚嘴唇,并不孔武,而显出心计,以及一点点隐忍着的自得。那时,中国处于国民党的统治。

 

再过了几年,封面上是朱德,那时抗战烽烟四起,人民军队的领袖那朴素坚定的脸,成为《良友》的封面人物。在《良友》的封面上,我找到了朱德脸上的执坳和忠厚,军人义无返顾的英气,还有愤懑。

 

在《良友》里面,历史总是像雪片一样,多而自由地萧萧而下,渐渐堆积,听之任之,不加点评。

 

看到了宋庆龄穿洋装的美丽仪容,她一定不是配合他们拍照的,她的照片没有正面的,都是在她走路的时候,被匆匆拍下来的。

 

宋美龄则应酬得多,她显得很配合,为了帮助她丈夫。她慰问军人,参观孤儿院和女界代表合影,缝军衣,宽大的脸盘上,一派母仪天下的大方。而宋庆龄的脸上,总是真实地带着处女般的清洁和坚贞。

 

我还看到了摄影家朗静山的女公子在大华饭店结婚时的婚纱照,白色的婚纱长长地在地板上拖过,她的脸上一团宁静。然后要翻回去看《良友》的出版日期,那是大华饭店还没有被烧毁的时候,这豪华的老饭店,也举办过蒋宋的婚礼,后来消失在火灾之中。

 

看到了女作家冰心的结婚照片,那时候,她还只是一个用词清丽的五四作家,写像泰戈尔那样的短句。她和带着点书牍头样子的吴教授,穿着西式的结婚礼服,都没有笑。这让人感受到他们的人文知识分子气息。

 

我看到了1931年天津租界归还中国的仪式,看到了张学良陪蒋介石检阅东北军的仪式,看到了李大钊被杀后举行的公葬仪式,看到国民党政府从日本人手里接管青岛的青岛交接仪式,看到了为普及国民卫生知识而在苏州举行的苏州婴儿比赛大会,看到了上海早期著名的买办朱葆三浩大的葬礼,看到了上海五卅惨案纪念会的全记录,看到了抗战爆发以后台儿庄战场上的战壕和枪炮,以及荷枪实弹的士兵,看到废帝溥仪在东北和他的皇后坐在一张圆桌旁,当他已经不穿龙袍的时候,又卸不下只有穿龙袍才需要的仪态,他的样子看上去真的尴尬,看到了上海百货店春秋时装的女装发布会,模特儿们用顺从而害羞的中国旧女子的样子,站在台上,看到了陕西的灾民悲苦地站在已经剥光了树皮的死树下。

 

我看到了德国的法西斯怎样使本来理性冷静的德国人成了亢奋尚武的机器,育龄妇女天天集合在一起做健身体操,以加强种族的优化,画家在冬天的雪中裸体作风景画,以磨练自己的意志,看到了意大利人怎样将墨索里尼的情妇倒吊起来,她的短上衣滑到脖子上,看到好莱坞明星们穿着后面有筋的玻璃丝袜到处摆造型,看到了萧伯纳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的照片,看到了正在骑自行车环游世界的印度人,看到共产国际代表鲍罗廷和他的夫人以及他们的儿子在广州,看到西班牙用新式电动自行车斗牛的尝试,还有纽约以及巴黎春夏时装发布会上的新装,那一年的世界时装潮流,是简单美观,但这世界还没有提出简约主义的口号。

 

《良友》里面用图片记录的历史,真是说不完的多和自然,完全没有说教和倾向。这大概与创办人伍联德先生常以英国的伦敦新闻画报为借鉴有关。它1926年出版以来,在世面上大受欢迎,最多达到过一期四万份的记录。国民党的要人们纷纷为它题写刊名,左翼作家们纷纷为它写稿。

 

在整个三十年代,《良友》的黄金期里,有人说,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良友》画报。

 

 (原文链接:http://newspaper.jfdaily.com/xwwb/html/2010-07/04/content_36461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