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人文沙龙】张典婉:永遠到不了的彼岸

 

 
    1949127日,從上海駛向台灣的太平輪開始了它的第35次航行,在那個兵荒馬亂、改弦更張的年代,倘若太平輪順利抵達了彼岸,那麼,眾多家庭和個人的命運將是另外一番圖景。但是,此時的家國命運卻如出一轍,在浙江舟山一代的海面上,嚴重超載的太平輪與一艘名叫建元輪的貨輪在淒厲寒冷的海面上相撞,兩艘輪船相繼沉沒。造成大量人員傷亡的海難成為那個年代永遠的墓誌銘。
 
    張典婉,這位媒體記者出身的台灣女性,她與太平輪的關係在於她的母親。1948年,當太平輪開始承載着許多人帶著神州色變之憂逃離大陸的時候,張典婉的母親就是其中的一員。於是,太平輪、母親與張典婉聯繫了起來。2000年,張典婉的母親過世後,她開始籌劃寫作一本關于太平輪的书,2004年,她參加了《尋找太平轮》紀錄片的採訪,經過艱苦的探訪,2005年起張典婉開始寫作《太平輪·一九四九》。
 
 
 
    2011年,《太平輪·一九四九》在中國大陸出版簡體字版,數十年之後引發了人們探尋太平輪往事的熱情。人們關注的,已經不僅僅是沉船的本身,而是它所牽連而起的不同人生與家庭的悲喜劇。
 
    2012624日下午兩點,張典婉女士做客良友人文沙龍,做《永遠到不了的彼岸——1949,從上海駛向台灣的太平輪》主題演講,再一次與聽眾分享太平輪的故事。同時,太平輪船東之子、海難生還者周琦琇的弟弟周琪敏先生作為特別嘉賓,一同參與了講演和互動。
 
 
 
    張典婉從個人的家族史出發,講述了未曾随時代消磨的連接兩岸的情感。薩伊德說:“流亡是最悲慘的命運之一。”為了時代的變故,流離失所的人們遠離故土,漂流在命運未可預知的海洋,無論如何都是難以抹去的沉痛的歷史記憶。張典婉以幾個家族的榮辱興衰為例,將家族史、個人史和時代的風雲變幻收拾一簇,在時代氣息的感應中,突出了個人在歷史流變中不得不面對的巨大悲劇感。
 
    在近代中國音樂史中,吴伯超是一個奇才,1903年出生的他集合了作曲、演奏、教學和音樂行政,他爲中國早期的幼兒音樂教育奠定了基礎,首創了國樂與西樂的結合。在風雲突變的1949年,他選擇了離開。憑借關係,吴伯超獲得了太平轮上的一個座位,然而等待他的,確實突如其來的海難。吴伯超罹難後,他的滯留台灣的夫人和孩子在無盡的傷心、無數的等待和煎熬中,經歷了人生最重大的打擊。
 
 
 
    吴伯超家族的往事只是無數苦難記憶的一部分,生者與死者,卻都好像在無意中充當了那個動盪年代的寓言,一則政治播遷、文化流離的寓言。
 
    張典婉女士以生動的語言講述太平輪的故事,動情處往往令人感懷。數十年過去了,那艘牽動大陸與台灣共同情感的太平輪雖然仍舊橫陳在海底,但是圍繞著它的故事業已成為文化懷想的有著重要價值的憑借。
 
 
 
    作為事件的相關人,周琪敏先生講述了太平輪事件對一個家族的致命衝擊。為了支付罹難者的賠償金,周家便買家產,從一個旧上海殷實富足的人家一下落入了貧困的谷底。然而,苦難並未因此結束,神州色變之後,新的社會並沒有給這個家族帶來寬鬆的環境。回想家族的苦難記憶,帶給聽眾的是一個時代的縮影。
 
    在互動環節,張典婉女士和諸位嘉賓回答了現場聽眾的提問。
 
 
 
    本次良友人文沙龍持續了兩個半小時,下午四點半,沙龍結束。張典婉女士說,希望人們繼續關注太平輪。